2009年9月24日星期四

就像麥太教麥兜選廁紙

photo source: http://media.photobucket.com/image/%25E9%25BA%25A5%25E5%25A4%25AA/winday/day/321.jpg

就像麥太教麥兜選廁紙:「最滑的未必最便宜最便宜的又未必最襟用」 所以「算滑、算便宜又算襟用」就可以了

我問朋友Y:
這指的是 lovebread and sex 吧 」
朋友Y說: 很 low B, but it's the fact
總是很難找個「又很愛你又很有米又...很棒很持久...的吧?」
這是亙古的難題


這也是困擾你的問題嗎?

李碧華的小說《青蛇》中有一段關於男人生命中的女人, 以及女人生命中的男人的描述, 就正中核心:
    
對於世情,我太明白——
   每個男人,都希望他生命中有兩個女人:白蛇和青蛇。同期的,相間的,點綴他荒蕪的命運。
  每個女人,也希望她生命中有兩個男人:許仙和法海。是的,法海是用盡千方百計博他偶一歡心的金漆神像,生世位候他稍假辭色,仰之彌高;許仙是依依挽手,細細畫眉的美少年,給你講最好聽的話語來熨帖心靈。——但只因到手了,他沒一句話說得准,沒一個動作硬朗。萬一法海肯臣服呢,又嫌他剛強怠慢,不解溫柔,枉費心機。

姊妹們, 我們都要聽麥太教的說話
接受現實中「又很愛你很專一又很有米又很棒很持久的」都幾乎是不可能的發生的
人心不足蛇吞象啊...

所以嘛
找個「都算愛你又餓你不死又 '可用' 的 」就已不錯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