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月18日星期二

忙裡偷些『 』

莊子的<齊物論>中有句「大知閑閑,小知閒閒」。

引用南怀瑾先生的说法:
前面這個閑,門字裡頭一 個欄杆,是攔阻的;
下面這個閒,門字裡頭一個月亮,悠閒的閒。

這兩個字嚴格講起來是有差別的。後來雖是通用,但是原始中國文字,這兩個字並不通用。

因為古人蓋房子沒有門的,等於原始的房子蓋起來,像碉堡一樣,下面開門,下一層養牛養豬,上一層住人。這個情況到西南、西北邊疆就看到了。西南邊疆還保持這個形態多一點。落後地區文化沒有開發的地方,晚上牛羊一進來後,總用個木頭的架子擋住大門,所以門字裡一個木架子。古代叫做鹿角,像鹿頭上那個角一樣;現在叫木馬,拿木馬來擋就擋住了。所以閑者,有防止的意思。

下面一個閒呢?晚飯吃完了沒有事情,在門裡坐著,看看月亮。門縫裡頭,月亮照進來,悠哉遊哉,這個當然是很清閒的閒。所以這兩個字代表意義不同,上面這個閑是防閑之閑,下面這個閒是清閒之閒。

“大知閑閑”,真有大智慧的人,他是有範圍的,有道德的標準。換句話說,閑閑是形容思想條理清楚;真智慧什麼都搞得清楚,界線劃分,窮本溯源,樣樣都搞得清楚。
“小知閒閒”,小聰明的人,閒閒,玩小聰明,懂了一點點,自己以為了不起。那到底是有限公司,不行的,那是小智。

我啦 ----
想知閑、也想知閒;
想出世、又想入世;
嗜濃又吃清;愛文亦喜武;
盼似李叔同、又想學南懷瑾;
好喜歡gorgeous, 又超愛minimal。

一字記之曰 ---- 貪也 = p
你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