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5月2日星期一

病假


今早明明睡過了頭,打電話回學校(演藝學院)請半天「病」假。盡量輕聲的盡量病懨懨的說道:「老師,今早不大舒服,請早上課的假。」
家人說道:「你就不加兩聲咳?」
我毫不猶豫地應:「老師也是『戲子』啊!」

後來我想想,那就不如下次乾脆說:「老師,今早睡過了頭,請早上課的假。」那樣還比較心安理得?
就是啊,別人都知道你是「假」的了,還在裝,那其實就很窘很窘;不過,要直接說的話,倒也難為情得很,那就不如說個比較合理的解釋,也無需加鹽加醋加表情加動作,大家也不說破就是了,那雙方也好圓場嘛!

莫不成老師會對你說:「你啊,還在裝病?明明是睡過了頭!咳甚麼咳,你的戲很爛啊,回來學校上多幾課再去裝吧!」
那是不可能吧?要是老師這樣說,未免他/她自己也會有點窘吧。因為實際情況可能是,學生很可能是真的病了,但病得不很有病態(誰說一臉病容才是病?「做戲咩 =P」)

噢噢噢 ~ 我看我可能真的病了,這麼小的事都想個老半天!想這想那的,是否有點「神經」??
下回可否就誠實的試試,打電話回學校請半天「病」假,說:「老師,今早我神經病發作,請早上課的假。」

戲子老師對老實的我,會怎麼反應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