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3月31日星期三

來有信,了無痕

有人說夢到我。

他說,夢中,我像一隻松鼠。

怎麼說呢,對松鼠實在沒多大印象。

在英國的時候見過一次,跑得很快的小動物。

總之,那條毛茸茸的形狀捲曲的尾巴,就令人油然而產生一股好感,教人看了要心情愉悅半天。

其次就是想到 Ice Age 裡的小松鼠。哎呀,可愛死了。不是牠的樣子,而是牠執著的、不要命的,追逐和保護牠那棵堅果,卻又倒楣地永遠抓它不緊,於是終日奔奔波波的,誠惶誠恐的,滑稽頂透。

做夢真好呀!
偶爾溜到他人的夢,當隻小松鼠,也未嘗不是件樂事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