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8月12日星期四

買不到的巧克力

你對我說:「我覺得你是不會幸福的。」

我茫茫然的看著你。

你說:「你的人生像是追著買最貴的巧克力,然而啊,巧克力這種東西,要多貴有多貴!你不會買得到「最貴」的巧克力,但你卻未停止付出。」

我有點暈。

你繼續望著我,眼神彷彿直穿我的心深處,語氣卻是那麼輕鬆柔軟:「若你在這裡能買到已經是很貴的巧克力了,但你仍然是會到別處追尋更名貴的另一盒。」

對於你那麼肯定的温柔,我有些患得患失;剎那間也不知道是否真實。

我感到一陣暈。

那氣氛像令我留戀,但捉不緊我又受不了。
「我們走吧!」我毅然笑笑說,像是不費一些功夫,卻又有累了的感覺。

我們還未站起身…我就醒了過來。

夢。

原來是個夢。

醒來時是有點悵然若失。發這種夢很難解釋,哪有這麼合情合理的對白。

我唯有走到廳中,隨手把放在茶几上、「在7仔買的、$8.9一包的」麥提莎,「幸福滿滿地」一粒一粒吃下,來證實證實我不是在睡夢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