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0月15日星期五

本來無物

朋友Y告訴我,有時候,她會突然之間、無故的很灰心很灰心很灰心很灰心。

她說,灰心到一個地步就是覺得很痛苦那種,接著又會有一種感覺像是這種痛苦都是自找的,然後那會使她更氣餒。

氣餒這東西啊,氣餒到一個地步就是覺得甚麼孤單呀寂寞呀、自憐呀自傷呀、悔氣呀無奈呀、春恨秋悲風霜雨雪全部一下子襲來。

And Then 那一刻,她的自我品評分數就會低得無可再低。

這令她聯想到一個情景,就是很多人都試過的 ---- 突然萌起要親手種棵甚麼植物的念頭,於是興沖沖地買了一顆種子、一包科學泥土和一支水肥,滿腔熱血的把種子種在個別緻小花盆中。

盛滿期待的種下去,憧憬著開花結果的歡愉,可是卻發現自己種植知識極之貧乏、閒時又懶於澆水、老忘了把這新生命給拿去晒晒太陽,甚至驀地發覺自己並不是個「能把種子順利栽種為一棵幼苗」的那種人;在一瞬間,把自己的「所有可以有」的缺點都同時給暴露了出來。

哎唷哎唷!我的天!

我都聽得有點不耐煩了。

菩提本無樹啊!別再自己找那些塵埃來感慨好了不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