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2月26日星期六

再說《十月圍城》。

劉郁白和父親愛上同一個女人,傾盡所有,以致由翩翩公子到潦倒成乞;並打算用一死,以了結心中無止境的寂寥與痛楚。

李玉堂心繫革命,把自己的家財、家人、精神、時間都放進去;最後竟決定不顧一切,連用血汗創辦和經營的家業也放做注碼,要成就革命大業。

孫中山來港前一天,人人心中都沉重到極點。

劉旭白說:「男人愛女人,有錯嗎?」
李玉堂看著劉旭白,頓時感慨萬千,他問:「值得嗎?」

劉旭白只輕輕向李玉堂反問一聲:「為了明天的事,值得嗎?」

值得嗎?很難答。

這些年,我們都走了很多路 ──── 直的、彎的、上斜的、落斜的、平路、崎嶇路、捷徑、冤枉道、寂靜的、熱鬧的 …… 很多很多很多。
得到很多,又都錯過很多。

值得嗎?很難答。

如果要再走一次,會是怎樣的另外的一些路呢?
也是會得著另一些有型與無型的東西,而又錯過其他其他一些人、事、機會吧。

都值得嗎?真的很難答。

價值觀向來就沒有對與錯,一旦討論起來又稍有差別,也很難和別人妥協。

我想說個比較敏感的話題,敏感度不比「革命」二字低,那就是「宗教」。
有人會為「宗教」傾盡所有:時間、金錢、親情、愛情、友誼、生命、甚至別人的生命。

有人會問:「都值得嗎?」

或者可先考慮,先問自己:「要怎的答案,才能不傷和氣呢?」

這是亙古的問題。